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现代都市 > 完整文本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

完整文本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

礼蔚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最具实力派作家“礼蔚”又一新作《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,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,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柳司柔琉璃,小说简介:“有了这个,今晚你一定能抓住王爷的心!”本来刚穿越就嫁人,她心情很不爽,竟然还被母后喂了一碗红花,让她去争宠。而那位王爷,三天都不曾来婚房……她还以为这辈子都这样了呢!直到嬷嬷对她说:“这药是毒!三个月内不解,夫人定会暴毙!”——别人都是坑爹,怎么轮到她身上就成了亲娘坑闺女了?无奈,她只好尽显妩媚,去勾引那个清心寡欲的王爷……她:“夫君~你看我美吗?”他:“……”王爷还没撩到手,怎么身边就多了个混世魔王,还公然来抢妻?...

主角:柳司柔琉璃   更新:2024-04-03 11:2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柳司柔琉璃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完整文本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礼蔚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最具实力派作家“礼蔚”又一新作《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,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,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柳司柔琉璃,小说简介:“有了这个,今晚你一定能抓住王爷的心!”本来刚穿越就嫁人,她心情很不爽,竟然还被母后喂了一碗红花,让她去争宠。而那位王爷,三天都不曾来婚房……她还以为这辈子都这样了呢!直到嬷嬷对她说:“这药是毒!三个月内不解,夫人定会暴毙!”——别人都是坑爹,怎么轮到她身上就成了亲娘坑闺女了?无奈,她只好尽显妩媚,去勾引那个清心寡欲的王爷……她:“夫君~你看我美吗?”他:“……”王爷还没撩到手,怎么身边就多了个混世魔王,还公然来抢妻?...

《完整文本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精彩片段


“对不起,南宫辰,我,我,我不想喜欢你了,哇——”

冷妖妖真被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吓死了!

她本来想说‘她不喜欢他了’,但是看到他暴怒的眼神,还是舌头拐了个弯,只敢说‘我不想喜欢你了!’

看到自己吓哭了冷妖妖,南宫辰又是一阵内疚,心疼地一把把她搂到怀里,柔声说:“妖妖不哭,本王不该凶你!”

抱了一会,南宫辰稍微得到点安慰,又定定地和冷妖妖对视,轻声道:“以后本王不失约,也不冤枉你,不凶你了,原谅我,可以吗?”

“不许不喜欢本王,好吗?”

他现在的声音非常轻,温柔的能滴出蜜来,可是在冷妖妖看来,只把他当成个大变态。

这个人帅确实帅,权利也确实有,但是,他一会儿护着柳司柔,一会儿失约,一会儿打她,一会儿又装得特别深情。

对不起,她只能把他往精分上面想,根本不会联想到南宫辰会喜欢自己!

红药之毒更是不想让他解了,万一这个精分在关键时刻,帮她解毒解到一半,然后又把她推开不继续,可别让她被红药反噬,吐血而亡掉!

救命,她真的是怕他了!

惹不起他,我还躲不起吗?

于是,吞吞吐吐地说:“南宫辰,我,我……”

唉,算了,死就死吧,干脆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吧。

“南宫辰,我一开始是喜欢你的!”

她脸有点红,眼神还有点躲闪。

“我对你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,非常非常特别的熟悉感,让我不自觉地想要和你靠近!”

南宫辰听冷妖妖这么一说,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,因为他本人也是如此,明明是没见面多久,但是就像非常非常熟悉的朋友甚至恋人的感觉,让他只要挨着她,就不自觉地心跳加速!

可是,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呢,就被冷妖妖无情的言语打断。

“可是,你喜欢柳司柔,你的品味太低了,我真的讨厌她,我只要想到你的品味,我就,我就——”

一口气说了出来,“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,真的没法喜欢!哇——”

她把眼睛闭上,心想:渣男,家暴男,反正就是不喜欢你了,就是觉得你应该和你的柳司柔锁死,就是不想掺和你们的狗情狗爱了!

她一边抽泣一边说:“你要打就打吧,不过不要再打我的左脸了,换边脸打打也行。”

可是,等了半天,预想中的巴掌根本没有落下来,转而代之的是一个颤抖着的温暖怀抱。

“妖妖,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南宫辰自责极了,“以后,我再也不打你了,本王该死,是本王的错!”

“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!”

“我只知道,我舍不得你!我不想让你离开我!我接受不了和离,休妻,更接受不了——”

南宫辰顿了顿,“更接受不了你不喜欢我!”

“以后我会对你好,会试着喜欢你,好吗?我……”

他内心知道自己肯定喜欢冷妖妖,但是他说不出口,所以只敢假装说试着喜欢她。

其实天知道,自己心里已经喜欢惨了她,每天做梦都想抱着她好吗?想要和她深深地融化在一起,再也不分开!

冷妖妖看着南宫辰失落的眼神,心底也有一点点难过,于是,她准备再挤点眼泪出来,好给他发张好人卡。

可是无论怎么挤,怎么用小手掐大腿,都丝毫没有半点眼泪落下,唉,估计是刚刚才哭过,已经被南宫辰把眼泪吓干了!

所以,只能装作黯然神伤地说:“王爷,可是,妖妖这几天想明白了一件事!”

小说《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南宫辰避开迎面而来的冷妖妖,不去看她的婀娜身姿。

满眼愤怒,“冷妖妖,碧清池的事,是你传出去的?”

“回王爷,是!”妖妖倒也不慌,大方承认,她知道南宫辰今天肯定会来找她算账的。

“臣妾今日初见王爷,惊为天人,一时激动,所以,没管住嘴——”

冷妖妖说完还故意露出仰慕的眼神,她想,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,应该没有哪个男人能经得住一个小迷妹的崇拜之情吧?

况且她还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!

南宫辰:“……”

他没想到冷妖妖会说出这种话,闻言先是一愣。

随后感受到了面前女人眼神的炙热,连忙极不自然地后退一步,与她隔出距离来。

皱眉,正色道:“冷妖妖,休要胡言乱语,身为辰王妃,你应该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。”

然后也不怜香惜玉,直接冰冷地对身后的侍卫开口:“传令下去,贤月阁所有宫人,罚两个月例银,下不为例!”

“南宫辰——”

冷妖妖故作委屈,小声地说:“天底下哪有妻子仰慕自己的夫君,还要被惩罚?”

“妖妖觉得自己夫君长得好看,难道也有错吗?”

都说辰王暴虐,但是冷妖妖一点都不怕他,相反对他还有种莫名的亲切感,就好像两个人之前很熟一样。

“冷妖妖,你……”

南宫辰一时语塞,“去院子里跪着,跪到知错为止!”

他说不过妖妖,只能用身份地位的绝对优势来碾压她。

“唉!”妖妖叹了口气。

“果然,男人只要不爱你,就连呼吸都是错的!”

冷妖妖边叹息着边往院子里走。

南宫辰看着冷妖妖不屑的态度,不满地握了握拳头,对身后侍卫吩咐道:

“看着她,让她跪够两个时辰,时间不到不许起来!”

……

出了贤月阁,贴身侍卫夜枫提醒南宫辰:“王爷,现在外面正在下雨!”

南宫辰:“夜枫,你是在提醒本王做事吗?”

夜枫赶紧退下,“属下不敢——”

南宫辰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滴已经不悦,现在夜枫的提醒,正好让他可以把气全部出在夜枫身上。

他不知道为何对那个女人完全恨不起来,而且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明明冷妖妖对柔儿做了那么多残忍的事,但是每次只要看到她那双委屈巴巴的眼神,他的心脏就会不自觉地收缩,就像他们曾经很熟悉似的。

“该死!”

南宫辰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又想到了柳司柔现在的孱弱,他非常后悔对那个蛇蝎女人心软。

于是转身冷言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雨再大,也不许给冷王妃撑伞!”

……

夜里,雨真的越下越大!

现在已是秋末初冬,按理说是不会下这么大的雨,但今天老天好像故意和冷妖妖作对一样。

雨如瓢泼般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!

冷妖妖本身衣服就单薄,现在被雨一浇,立马冻得哆嗦起来。

她平时身体很健康,但是因为体内还有红药的毒未解,人就直接发起了高烧,头也越来越疼。

渐渐地,她再也支撑不住,直直倒了下去。

昏迷中冷妖妖嘴里还一直喃喃地喊着:“南宫辰,南宫辰……”

虽然她记不清和南宫辰之间发生过什么,但是潜意识里这几个字非常顺口,仿佛喊出来就能缓解她此刻的痛苦一样。

琉璃和贤月阁的宫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因为有侍卫看守,她们根本无法上前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跑去南宫辰那边求饶。

“王爷,王妃晕倒了!”

一个侍卫也看不下去,直接来到南宫辰的书房禀告。

南宫辰此时正在练字,头都没抬一下,“嗯,我知道了!”

“王爷,王妃嘴里一直喊着您的名字!”侍卫又补充了一句。

南宫辰皱眉,“胆大包天,不用管她,让她自己受着!”

要知道南宫辰是东陵国最尊贵的三皇子,估计这个世上除了父皇母后,以及寒潭洞时期的柔儿,可以直接称呼其名,估计天下再也没有别的人会如此胆大吧!

“王爷——”

夜枫上前一步,作了一个揖,“西襄国的使臣们还在驿站,尚未离开东陵——”

接触到了南宫辰的眼刀,夜枫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他的担忧说了出来,“王妃受罚病倒怕有不妥——”

“够了!”

南宫辰一阵烦躁,“夜枫,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!”

他再也无心练字,直接扔掉手里的纸笔,大踏步地向贤月阁的方向走去。

夜枫松了一口气,不知为何,他觉得冷妖妖并不像南宫辰说的那样恶毒,同样他也不觉得柳司柔有多么温柔善良!

如果非要选一个人来配他们主子,他肯定觉得非冷妖妖莫属!

——

贤月阁的院子里,冷妖妖此时还倒在地上,她浑身湿透,看起来就像一片被风吹落的枫叶,可怜又凄美。

“蠢货,没有人扶王妃进屋吗?”

南宫辰不悦,但是他心里也知道没有他的命令,任何人是不敢向前扶她的。

他本来不打算抱妖妖进屋,但是婢女们个个瘦弱,有些甚至年龄还很小,根本抱不动一个大活人。

侍卫们倒是肌肉发达,孔武有力,但是冷妖妖毕竟是他名义上的王妃,于情于理都不该让侍卫来出手。

于是,南宫辰一阵不耐烦,极不情愿地抱起湿漉漉的冷妖妖,急匆匆就往屋里走了去。

“嗯——”

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,冷妖妖就像一只溺水的小猫抓到了救命绳索,赶紧用自己的脸向那滚烫的胸膛蹭去,想要索取更多的温度。

“冷妖妖,你要是再敢乱动,小心本王直接把你扔在地上!”

南宫辰非常不满意冷妖妖的举动,所以开口威胁道。

本来还是意识模糊的冷妖妖,忽然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,吓得她直接睁开了眼睛,人也开始清醒过来。

“南宫辰,是你?”

“南宫辰,你是在抱我吗?”

“南宫辰,你来救我了?”

冷妖妖瞬间欣喜若狂,南宫辰愿意和她如此亲密接触,是不是说明一会儿就可以找机会用点手段,让他帮忙解了红药之毒?

那自己就再也不会受限制了?

想着想着,她美丽的桃花眼狡黠一笑,故意伸出那雪白的玉璧,赤z裸裸地勾住了南宫辰的脖子。

“南宫辰,妖妖畏高,千万别把臣妾摔下来!”

小说《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一连数日,南宫辰都在像躲避瘟疫一样避着柳司柔,无论她怎么熬粥煲汤、撒娇谄媚,南宫辰就是闭门不见,谢绝她的请安。

“琉璃,我们走吧,看来南宫辰那座冰山真的不可能喜欢我!”

妖妖端着刚炖好的鸡汤,又一次被拒在了书房门外。

“每天被拒绝一次,本公主这颗小心脏,即使再炙热,也会被水泥封起来的!”

柳司柔叹了一口气,把鸡汤递给了边上的琉璃。

“赏给你和小翠喝了,有些男人根本就不配喝我的十全大补汤!”

“长得帅有什么了不起?还不是只会宠妾灭妻,一点邦交礼仪和大丈夫之度都没有——”

谁知话还没有说完,门就“砰”地一声从里面打开了。

南宫辰今天穿的是一件玄青蹙金云鹤纹的金锦长袍,器宇轩昂,风姿凌人。

那张雕刻般的俊脸,此时正暗着眸子,气势汹汹地从书房迈了出来。

“柳司柔,你在说谁没有邦交礼仪和大丈夫之度?”

柳司柔吓了一跳,她没有想到自己话说得这么小声,都能被南宫辰听到!

果然内功深厚之人都是有顺风耳的!

于是,她赶紧讨好地福身,“咳,咳咳,臣妾给王爷请安!”

“妖妖没说什么,我说的是,王爷日理万机,可要保重身体!”

说完她还抬起她那双明媚的桃花眼,无辜地对着南宫辰眨了眨眼睛。

南宫辰倒是没和她继续争辩,冷声道:“去换身衣裳,一会儿随本王进宫。”

“今日父皇和母后在宫里设宴,想去的话,给你一炷香时间!”

“王府门前等你,过时不候!”

南宫辰说完就径直朝大门外走了去,留给柳司柔一个修长又冷峻的背影。

“琉璃,那座冰山刚刚说什么?”柳司柔嘴角瞬间扬了起来。

“快,快掐我一下,哈哈!”她高兴地弯了弯眼睛,索性直接掐了旁边的琉璃一下。

“哎哟,公主——”

琉璃疼得叫了起来,“不是让我掐您吗?怎么反过来掐我了?”

“哈哈,琉璃,你刚刚听见没?南宫辰说要带我去参加家宴?”

“那是不是代表,那座冰雕开始发现本公主的美了?”

柳司柔桃花眼已经笑成了月牙状,“他今天居然会带我去参加家宴,哎呀,怎么办,本公主这小心脏,忽然有点小激动——”

琉璃闻言也笑,“主子,您那么美,辰王喜欢您是早晚的事!走,快让奴婢给公主好好打扮一番。”

“奴婢一定会把公主打扮得,把其他皇宫女眷们都比下去的!”

……

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琉璃这双神奇的巧手,就把本来就倾国倾城的柳司柔打扮得更加明艳动人。

“公主,您太美了!”

宫人们看着镜子前的柳司柔,都不由地发出一阵惊呼。

“别说男人,就连我们女人见了公主,也完全走不动道了,呜呜……”

“呜呜,我家公主真的是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……”

宫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夸着彩虹屁,仿佛柳司柔马上就要去侍寝一样。

这群单纯的小姑娘以为家宴过后,她们公主的红药之毒就可以解除,以为她们故乡西襄国马上会迎来和平。

……

等妖妖满心欢喜来到王府门口,南宫辰早已阴沉着一张俊脸,立在马车旁多时了。

“南宫辰,久等久等,一炷香的时间,还没超时,嘻嘻。”

她气喘吁吁,额角此刻还布了些细细密密的汗,双颊红扑扑,面若桃花,看得出她刚刚应该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。

南宫辰没给她一个多余的眼神,冷冰冰地开口:“上车,皇宫家宴可不会只等你一个人!”

“喂,南宫辰——”,柳司柔忽然喊住他,小手拽住了他的长袖。

她有点不好意思,犹豫着怎么开口。

“南宫辰,那个——”

“那个,一会儿假如,我是说假如——”

“有什么礼仪方面我不太懂的,咳咳,王爷能不能?”

柳司柔的脸更红了,此时就像一个诱人的红苹果,任谁见了都想咬一口。

“王爷到时候能不能帮帮妖妖?嘻嘻……”

她满脸讨好,桃花眼笑得极其谄媚。

南宫辰本想直接拒绝,但看着柳司柔这种巴结的样子倒也还算乖巧,便开口问道:“怎么?西襄国公主也有怕的时候?”

“哈?怎么可能?”

柳司柔翻了个白眼,狡黠一笑:“我这不是想给公公婆婆,哦,不对,是给父皇母后留个好印象嘛?嘻嘻——”

“所以,王爷,麻烦,麻烦您到时候帮帮臣妾!”

南宫辰没有直接答应,长袖一甩。

“到时候再说!”

谁知柳司柔一把拽住跟前人的胳膊,用她自己听了都想扇她自己两巴掌的撒娇声线:“南宫辰——”

冰雕丝毫没有反应。

妖妖开始不要脸地摇着那人的胳膊,“王爷——”

冰雕还是不发一言。

妖妖:“夫君——”

冰雕把眼睛看向了别处。

妖妖:“老大——”

南宫辰已经在用力咬他自己的后槽牙,但是面部仍然像尊雕塑,没有多余表情。

妖妖不死心,小手直接移动到那双略带薄茧的大掌上,一把握住,仰视。

“王爷,求求!求求了——”

感受到那葱白般的柔荑,南宫辰猛地一怔。

迅速抽回自己的大掌,连忙转身,“快上马车,再磨蹭就直接别去了!”

柳司柔一脸黑线,这南宫辰还真是油盐不进呀,自己都嗲成这样了,他都没有反应!

她不满地嘟了嘟嘴,跟着南宫辰就进了马车。

而被拒绝的柳司柔,丝毫没有注意到,南宫辰转身后嘴角那略微上扬的弧度。

“姐姐来啦?”

“柔儿给姐姐请安!”

柳司柔打扮得雍容华贵,赫然一副原配的妆容,此时正在马车里,盈盈朝柳司柔得意地笑着。

唉,倒霉!

还以为这次家宴是他和南宫辰夫妻二人赴宴,妖妖还想在马车狭窄的空间里,撩撩这块大木头呢。

没想到这么正式的皇宫家宴,南宫辰居然也要把他的心头肉——柳司柔带在身边,哼!

“侧妃妹妹有礼了!”

妖妖看到南宫辰直接坐在了柳司柔那侧,她刚准备自觉地坐到马车另一头,但是转念一想,她可是辰王的正妃呀!

她可是带着西襄国两座城池的嫁妆过来的,凭什么要让她受委屈?

于是,心一横,皮一厚,柳司柔就跟没事人一样,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南宫辰旁边。

“王爷,妖妖靠着您坐,嘻嘻。”

她想着这个柳司柔作为侧妃,无论如何,哪怕装装样子,也会自觉让到另一侧吧?

岂料,那柳司柔此时就跟一块狗皮膏药一样,稳稳地坐在南宫辰身旁。

她岿然不动,估计现在柳司柔用马桶吸拔子来拔,都拔不走她。

哼!

而南宫辰那边,他看到妖妖这样子,居然也一本正经装起呆来,故意闭上眼睛不去看她。

柳司柔心想,玛德!都不动是吧?

那就看看谁比谁脸皮厚!

她也不管了,学着他们便大模大样地闭目养神起来。

哼,反正她也不会动的!

马车师傅感觉到车里没了声音,应该是均已坐定,于是挥了一下马鞭,就径直朝着皇宫的方向驾去。

只是这马夫赶着赶着就发现了不对,这车儿整个都在往东侧倾斜,而西侧那头都快要翘起来了。

他一脸黑线,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,但又不好意思明说。

只好小心翼翼地对着马车里的南宫辰说:“王,王爷——”

“禀告王爷,今日去宫里的用时,可能会稍微多些——”

“奴,奴才发现,这马车好像坏了,车,车有点往天上飘——”

小说《倾城小娇娇妩媚一笑,魔王沦陷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