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女频言情 > 一切以系统为准

一切以系统为准

慢飞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七年前,高天胎穿到了这个崇尚玄学的世界,虽说没有激活金手指系统,但是身为一个大家族的少主,生活也可以说是锦衣玉食,然而在他五岁那年,家族父亲过宴请宾客过寿,沉睡多年的系统,却选在这个时候激活,当即高天就昏了过去,母亲为了隐瞒他“生病”的事情,对外谎称他偷偷喝酒喝多了,以至于到现在,大家时不时都会拿这件事调侃他一下,不得不说,做小孩难!做隐藏实力的小孩更难!

主角:高天   更新:2022-07-16 03:0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高天的女频言情小说《一切以系统为准》,由网络作家“慢飞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七年前,高天胎穿到了这个崇尚玄学的世界,虽说没有激活金手指系统,但是身为一个大家族的少主,生活也可以说是锦衣玉食,然而在他五岁那年,家族父亲过宴请宾客过寿,沉睡多年的系统,却选在这个时候激活,当即高天就昏了过去,母亲为了隐瞒他“生病”的事情,对外谎称他偷偷喝酒喝多了,以至于到现在,大家时不时都会拿这件事调侃他一下,不得不说,做小孩难!做隐藏实力的小孩更难!

《一切以系统为准》精彩片段

 武纪一百二十七年。

炎武国,明风城,高家大院内。

清晨,高天被一旁的侍女叫醒。

高天不情愿的坐了起来,随后打个哈欠,伸出手。

一旁的侍女十分熟练的给高天穿上衣服,一边整理着高天的袖袍,一边开口:“少爷,今天是我们高家拜祖祠的日子,您可千万不能再睡了。”

高天扒拉两下衣服上的束带,带着迷糊的嗓音:“知道了玲儿姐。我也不小了。”

被高天唤作玲儿姐的侍女咯咯笑出声来:“我这也是担心你吗,上一次家主大寿,就少爷你睡过头了。少爷你难道还不记得了吗?”说着屈指弹了一下高天的脑袋。

“玲儿姐这能怪我吗?那次是我吃坏了肚子第二天才没起的来的。”高天红着脸小声的kangyi道,只是声音奶声奶气又惹得玲儿咯咯直笑。

“好了少爷,我去准备早饭了。盆里有热水,毛巾也在里面。”玲儿抱着一堆衣物走了出去,突然又回头,盯着高天,紧张的说道:“可千万不要再睡过了啊!”说着出了门,刚出门有走回门口,脑袋探了进来,目光满是担忧:“可不要再睡了!”

“知道啦!”高天无奈的高喊回去。

玲儿这才出了门,只是目光还是满不信任。高天无奈的摇摇头。

高天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,与前世不同,这个世界没有极力发展科技,反倒玄学一骑绝尘。

至于玲儿嘴里说的上次,那是高天五岁之时,恰逢新任家主也就是高天的父亲,高震四十大寿。九为极,十为满,逢十加上上任家主,怎么也得好好庆祝。

偏偏这个时候,高天的外挂到账了。

没错,怎么说穿越也得给个金手指吧,不然把我们高天大少爷穿过来玩吗?还是当个帝国吉祥物?

问题就出在这个外挂上,当日,高天兴冲冲刚出房门,脑中就闪现出一片炫目白光,眼中只有一个光团,随后就不省人事。

把高天母亲尤氏吓的不轻,赶忙抱进了屋子,高天身上又一片滚烫,尤氏喊了侍女,打来凉水,顾不上使唤下人,自己端了盆凉水浸湿毛巾,叠好放在高天额上。如此这般整整照顾了一夜。

于是嘛,第二天高家就传出高家三少爷在自己老爹大寿之日酩酊大睡的名头。

高家虽不及皇家,但也是一大世家,其中明里暗里的规矩也不比皇家少,若是让大房二房知道三少爷大病一场,指不定要传出怎样的风言风语。所以高天母亲尤氏隐瞒此事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话说回来,高天草草洗漱一番,大大咧咧走至房前小院,深吸口气,摆出架势,随后双臂缓缓交错挥舞。脑中观想太极阳升阴降,泾渭分明却相互交融。高天意识沉浸,能看到的不止太极图。

还有太极熟练进度条,以及系统加载的进度条。

一炷香后高天停了下来。看了一眼进度条,太极熟练度总算圆满了。

两年了,整整两年,偷偷摸摸练习自己出现在脑中的太极拳,终于在今日大圆满。

只是系统加载还没结束。高天刚刚小小的喜悦又完全消失,哀叹一声,随后长出一口气,接着蹦蹦跳跳,随意挥挥拳踢踢腿。

要问他干嘛?

唉,高天心里苦,人生如戏。

果不其然,蹦跳没多久,玲儿就回来了。

以往小说的经验,暴露太早准没好事。并不是所有主角有天赋都是好下场,万一族中之人觊觎,万一大夫人二夫人嫉妒,最重要的是,此时的高天没有资格修习武技。因为按照规矩现在还不是时候,要等到八岁测完灵根之后才行。

“少爷你别乱动了,衣服都要乱了。”玲儿很不满,抱怨道。

“玲儿姐,每天早上不动几下我心里难受。”要不是为了掩盖我练太极,我才不傻愣愣的蹦呢。当然后面那句不能说出来。

玲儿拉住高天,看他头上皆是汗水,体贴的用袖袍给高天擦了擦,随后捏了捏高天红扑扑的小脸,道:“你呀你,明明今天就是祭祖大典,还不稳重一些。”

高天嗅着玲儿衣袖好闻的味道,露出一个傻笑。

“少爷,走吧,是时候见家主夫人他们了。”玲儿擦完脸,轻轻揉了揉高天的头。

唉,高天叹了口气,“祭祖大典只能傻站着。”

“少爷!”玲儿叫了一声,“等会出门了可不要这么说,若是旁人听了,安上一个不敬先祖的名头,少爷免不了受一顿皮肉之苦。”

一听这话,高天赶忙捂住了嘴,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。

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人缓缓走出了小院。

高天虽说穿越至今已经七个年头,他却是想不起任何有关自己前世死没死,怎么过来的。但是高天脑海之中前世的记忆一直在。

他小时候的画面,上学时的画面,工作的画面,以及和朋友玩闹的画面,虽然社畜的生活也就那样,可是完全不影响他苦中作乐当一条咸鱼。再然后的记忆就模糊以至于记不起来了。

也不知道范白怎么样了。范白是高天玩到大的朋友,一起闯荡,一块工作,一块喝酒,是交心的朋友。最后一段记忆里的范白也是模糊起来。

好在高天接受能力不算差,快速调整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