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现代都市 > 官场飞龙

官场飞龙

择日登基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都市小说《官场飞龙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择日登基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舒振东周莹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身为县府办秘书科的笔杆子,舒振东却仗着自己有一身功夫,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,没想到却因此卷入了江湖纷争,不过,也因此获得各种机缘,各种阴差阳错最终成就了他的宏伟大业,让他在宦海泛舟,在权力场纵横睥睨……...

主角:舒振东周莹   更新:2024-06-11 23:1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振东周莹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官场飞龙》,由网络作家“择日登基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都市小说《官场飞龙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择日登基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舒振东周莹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身为县府办秘书科的笔杆子,舒振东却仗着自己有一身功夫,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,没想到却因此卷入了江湖纷争,不过,也因此获得各种机缘,各种阴差阳错最终成就了他的宏伟大业,让他在宦海泛舟,在权力场纵横睥睨……...

《官场飞龙》精彩片段


“各位前辈好,我叫舒振东,之前在县政府办公室秘书科工作,以后就是我们土塔镇党政办的一名小兵,请给位前辈多多指点,尽管对我进行批评教育,我坚决接受,谢谢。”

说罢,舒振东鞠躬行了一礼。

“哎呦,你就是县委大院大名鼎鼎的舒振东呀,人长得还是蛮帅的嘛,你怎么就得罪了李东平呢,被他一脚踢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,现在后悔了吧。”

中年女人咯咯笑了起来。

舒振东闻言一愣,这女人的话也太他妈的直接了,太直接了,简直太不可面子了,太他妈不把自己这新人放在眼里了。

李晓明假咳了两声,“振东,我来给你介绍吧,跟你说话的这位大姐叫于燕,她老公是县委办的领导。戴眼镜的叫郭海峰,喝茶的那个叫程平。另外,还有一个曾飞跟镇长出去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走到一张空办公桌敲了敲桌子,“行了,舒振东你就坐这里办公吧。还有,你跟我去拿宿舍钥匙,镇里也就这点福利了。”

“好的,主任。”

舒振东将路由器放在办公桌上,然后背着电脑包跟在李晓明的身后走了。

“振东,二楼这边还有一个房间,不过当西晒,三楼倒是有几个房间,夏天很热,冬天很冷……”

李晓明拿着钥匙,领着舒振东把三层的宿舍楼逛了一圈,土塔镇虽然穷,但是提供宿舍和被褥,也算是一个少见的闪光点吧。

“主任,于燕的老公是谁呀,县委办的那个领导?”

舒振东看出来了,李晓明其实是很不喜欢于燕的。

“什么狗屁领导啊,她老公叫李熙,就是在县委督查室工作而已。”

李晓明哼了一声,“不过,李熙跟王书记的关系不错。对了,你要住哪个房间?”

“主任,我就住二楼这间吧。”

舒振东点点头,难怪于燕这么嚣张呢,原来王大鹏是她的靠山呢,不过,李晓明肯定是不喜欢这种下属的,什么活都不干,说话还尖酸刻薄,现在有王大鹏撑腰没人收拾她,一旦王大鹏走了,这种人就会成为新领导杀鸡骇猴的对象。

“舒振东,你自己要去镇上的店子里买一套被套床单,今天上午就不用去办公室了,把宿舍安顿好吧。还有,到了饭点自己去镇里的食堂吃饭就好。”

领着舒振东领了一床被褥,李晓明又吩咐了几句。

“好的,谢谢主任,按我下午再去换路由器。”

舒振东点点头。

“不着急,有没有网络都无所谓,那玩意儿也没什么用。”

李晓明摇摇头,转身走了。

宿舍很简陋,所以显得很空旷,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张床,这就是宿舍里的全部家具了,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,破抹布,废纸屑到处都是,舒振东还没整理好房间,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,甚至还有一阵嘹亮的歌声。

舒振东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原来是到下班的点了,正要赶去食堂吃饭,就看见一个年轻人伸直了脑袋往屋里打量。

“咦,新来的?”

“对呀,我上午刚来报到。”

舒振东笑了,摸出一颗烟递过去,“你好,我叫舒振东。”

“你好,我是计生办的向阳。”

年轻人接过烟,跟舒振东握了握手,“对了,你怎么不去食堂吃饭?”

“正准备去呢。”

舒振东摸出烟塞进嘴里,“这不收拾东西都忘记时间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赶紧去,不过应该就只有剩饭剩菜了。”


向阳帮舒振东点燃香烟,“我就住在你隔壁,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。”

“好,谢谢,那我先去吃饭。”

舒振东连忙道谢,匆匆走了。

食堂很好找,这个时候看到人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来那就铁定是食堂了。

一群人在食堂门口抽烟。

“喂,听说党政办来了个新人?”

“是的,好像还是县府办的笔杆子,据说是得罪了李东平被发配来的,这下好了,用不着我们文化站给写宣传稿子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?”

“废话,刚刚吃饭的时候,我跟于燕坐一桌呢,这女人的消息很灵通的。还有呀,听说这个新来的会武功,是真的会武功不是吹牛的那种。”

“真的吗,这年头还真有人练武啊?”

舒振东摸了摸下巴,没想到于燕这女人还真的是包打听啊,这也说明她跟在县城工作的丈夫联系很紧密。

这个时候的电话费可不便宜,不用说办公室的电话变成了她的个人专用物品。

一如向阳所说,食堂里真的只有剩饭剩菜了,不过,舒振东也不讲究,比起在县城那里见天吃泡面,这可就有营养多了。

“怎么又没菜啦。”

一个幽怨的声音响起。

舒振东抬起头,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撅起小嘴,正郁闷地将饭盆角落里的边角料盛到盘子里,摆在桌子上的一溜菜盆里都是些青菜萝卜,零星的几片肉也是肥肉。

那汤桶里的汤就更像是刷锅水了,面上零星地飘着油星子和葱叶。

“我这菜还没吃过,给你吧。”

舒振东想了想,将手里的餐盘送了过去。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女孩嫣然一笑,“我怎么没见过你呀,你是新来的吧,刚刚听说最近要来一个倒霉同事?”

“对,我就是今天刚来的倒霉同事。”

舒振东笑了笑,习惯性地向女孩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舒振东,舒服的舒振兴中国的振东方的东。”

女孩一愣,旋即跟舒振东握了握手,“你好,舒振东,我叫苏梅,是镇里农业办的。”

这样就算认识了。

“对了,舒振东,我听说你是得罪了常务副县长李东平才被发配来的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苏梅扒拉了一口米饭,抬起头看着舒振东,“你一个秘书怎么会得罪常务副县长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舒振东一边咀嚼着食物,两手一摊,“人家是县委领导,我一个小秘书哪有胆子跟人家作对呢,巴结他还来不及呢?”

“你真不知道啊?”

苏梅愕然地瞪大了眼睛,“不是说你不愿意伺候他么,然后他就发飙了,撕了你写的稿子把你骂了个狗血淋头,然后你就被踢到土塔来了。”

“不是吧,这消息你都知道?”

舒振东故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“你是天上的仙女吗?”

看着舒振东这模样,苏梅咯咯娇笑起来,“舒振东,你真逗。”

两人就这么一边吃,一边聊,空荡荡的食堂里不时响起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一顿饭吃完,舒振东已经通过苏梅基本上掌握了土塔镇政府的情况,总之就是一句话,庙小妖风大,池浅王八多。

镇书记王大鹏意图一手遮天,镇长赵亮不答应呀,另外几个镇党委领导也不是省油的灯,总之,土塔镇穷是穷了点,但是,要说到官场上的各种戏码,这地方一点儿都不缺,甚至手段花样多着呢。

两人一边聊,一边上了二楼,苏梅扬扬手,向右一转,“舒振东,我住在二零三。”


“巧了,我住在二一八。”

舒振东笑了,向苏梅挥挥手,转身往左走去,来到宿舍门口刚掏出钥匙,一个目光阴鸷的眼镜男走来,“你是新来的舒振东吧?”

“是,你是?”

看着对方似乎来意不善,舒振东眉头一拧,也不准备理会,开了门走进宿舍,没料到对方居然跟了进来。

“我是曾飞。”

阴鸷眼镜男背着手打量了一番房间,“舒振东,苏梅是老子的女人,你他妈知趣点离她远点,要不然,老子弄死你!”

舒振东无语了,苏梅虽然漂亮,但还不足以让自己心动,何况周莹比苏梅漂亮,比她有钱,我他妈扔西瓜跟你抢芝麻?

不过,这曾飞家伙太欺负人了,气势逼人啊。

这家伙仗着什么呢?

还不是仗着镇里领导的赏识罢了,不过,这家伙也太张狂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土塔镇政府是他的天下呢。

“哦,是嘛,那我刚才怎么听苏梅说她还没有男朋友呢?”

舒振东笑了,慢条斯理地摸出烟点上,“对了,你刚刚让谁知趣点,要弄死谁呢?”

“你,你他妈知趣点,苏梅是老子看上的女人!”

曾飞冷笑一声,“舒振东,别还那自己当县府办的才子,你他妈一辈子就准备老死在这个破镇子里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他的眼前一花,然后就听见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紧接着就感觉到脸上一阵剧痛。

“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跑到我宿舍里要挟我?”

一巴掌扇下去,舒振东看着一脸懵逼的曾飞,摇摇头,“曾飞,这是第一次,第二次你要是还敢这么跟我说话,后果你自己想!”

“你,你……”

曾飞捂着肿胀起来的脸,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“滚!”

舒振东低吼一声,吓得曾飞落荒而逃。

出了房间,曾飞的脑袋瓜还是嗡嗡的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舒振东这小子是被常务副县长李东平赶出来的,他来了土塔镇不老巴老实地委曲求全地做人,反而这么嚣张跋扈,都敢扇自己耳光了!

这狗日的舒振东疯了吗?

我他妈必须要告诉王书记啊,不过,王书记问起他为什么打自己的话,该怎么回答,难道说舒振东是个疯子跑到自己宿舍来扇自己一个耳光?

疯子也不是这么疯的吧。

告诉王书记是自己去舒振东房间里要给他一个下马威?

这还不如不说呢。

不仅不能说,还必须要保密,这事儿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要不然的话,他曾飞这个镇政府大院的红人,被初来乍到的舒振东扇了耳光,那以后还怎么混?

回到宿舍,曾飞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刚才舒振东动手扇自己耳光的时候,自己怎么就没想过反击呢?

怎么就没想过反击呢?

那家伙心里肯定正骄傲得不行呢。

事实上,舒振东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里,之所以出手教训曾飞是有把握的,这小子傻乎乎地冲到自己房间里撂狠话,看起来是为了女人,实则也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,让自己在他面前矮一头。

毕竟,党政办就五个人,那三个老油条显然是不用考虑了,曾飞肯定是想要把自己踩在脚下,这样他才不影响到他的上位。

相对于其他部门的人,党政办的人容易提拔一些,毕竟,都是跟在领导身边的人嘛。

当然了,这样的提拔是镇党委政府内部提拔,没有级别的那种,例如什么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,党政办主任,农业办主任等等。


不过,有些乡镇的党政办主任是高配副科级,进镇党委领导班子的,不在此列。

土塔镇的党政办主任不是副科级,但是,镇里成长起来的领导都是从党政办提上去的。

当然,这些信息都是从苏梅那里听来的。

舒振东收拾好房间,就快到上班的点了。

点上烟,舒振东拿起手机拨通了周莹的手机,跟她说了一下自己主动申请下基层锻炼的事情,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干出成绩,积累经验云云。

总之,核心就是为了两人的将来,他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。

这一番话自然是把周莹感动得不要不要的,两人柔情蜜意了一会儿,就到了上班时间了。

舒振东来到办公室,不出意外,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,三个老油条没来大概是习惯了,曾飞没来就有些怪了,这家伙不是领导眼里的红人嘛,居然敢迟到?

领导看得起你,并不表示你就可以迟到早退,而且领导还会觉得你恃宠生娇。

舒振东在位子上坐了一下,拿起报纸翻了翻,党政办不仅要跟着领导出去办事,也要会写稿子。

虽然前世写了无数的稿子,但是,也不能随便天马行空的瞎吹一通,也要根据社会发展进步形势来写,这个时代网络还没开始盛行,你肯定不能写什么金融创新之类的文章吧。

看完了报纸,深入了解了一番林州市和江南省的一些现状,舒振东想了想,将报纸放在办公桌上,拿起路由器就起身走了出去。

刚走到门口,舒振东就看到曾飞抬手捂着左边脸颊走过来,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中午很随意的一巴掌,居然把他的脸打肿了!

难怪这家伙晚来了呢。

看到舒振东站在门口,曾飞的眉头一皱,却不敢说话,灵巧地绕了过去走进办公室,舒正东一愣,摇摇头,拿着手里的路由器往一楼走去,机房在哪里都不知道,只有去找苏梅问一下。

计生办其实是个很清闲的部门,现在已经不像几年前那样了,哪家超生了就一拥而上扒房牵牛,哪怕是五六个月的身孕都要打下来。

现在只要交上一笔罚款也就没事了。

“舒振东,你怎么来了,有事?”

看到舒振东来找自己,素梅也有些奇怪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们主任说镇里的网络不通了,让我给换一个路由器,我不知道机房在哪里。”

舒振东笑了笑,扬了扬路由器,“我们办公室没一个人,我也就认识你。”

“走,我陪你上去。”

苏梅嫣然一笑。

两人来到一楼的机房,其实是一间杂物房,地方很大,摆放的东西很多,舒振东稍微检查了一番,果然不是路由器的缘故,三下五除二地搞定了网络。然后打开电脑,登陆了网络,速度慢得跟蜗牛一样。

不过,这里距离县城快一百公里了,能拉条网线过来就不错了,没那么讲究。

听着那个湫湫那熟悉的嘀嘀声,舒振东仿佛回到了过去。

“舒振东,舒振东……”

就在这时候,外面走廊里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。

舒振东扬声叫道,一边关了电脑,“这里,这里,什么事?”

“快点,马上出发了。”

外头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,苏梅一愣,扬声道,“猛子,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?”

房门被重重推开,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出现在门口,看到苏梅和舒振东两人在屋里一愣,“你们两个在这屋里干嘛呢,偷偷摸摸地,不会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?”


“兄弟,你醒啦。”

第二天大早,舒振东醒来,入眼就是一张肥硕的脸,肥脸上还挂着一丝关切。

看着胖子脸上关切的笑容,舒振东笑了,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,不管以前的那个舒振东混得多惨,至少还是交了一个好朋友。

在胖子的搀扶下,舒振东挣扎着坐起来,“胖子,你来得真早。”

胖子大名庞海明,是牛马桥镇的一名干部。

“兄弟,你歇会儿,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来。”

庞海明拍了拍舒振东的肩膀,“对了,我刚刚问了医生了,说你的伤可以回去静养,但是你别搭理他们,你就躺在这里把伤养好再说出院的事儿,你可是县府办的秘书,谁敢赶你走!”

说罢,他匆匆地走了。

片刻之后,护士推着小车来了。

“护士,我这情况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

趁着护士扎针的时候,舒振东跟护士攀谈起来,现在医院里的病床的确很紧张,与其被人赶走,倒不如体面点主动提起出院。

“医生说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,一会儿打完针了去找医生给你开点药回去吃就行了,现在医院病床太紧张了,走廊里都住满人了。”

护士一边麻溜地扎针,一边说话,“对了,你那个同事说,你这医药费单位也不给你报账的。”

“哦,昨天来看我的那个同事说的?”

舒振东眉头一皱,虽然说是下班之后打架出的事情,但是,自己好歹也是公务员啊,有医保的。

“他是这么说的,具体情况我不知道,你要去办出院手续才知道。”

小护士嫣然一笑,推着小车走了。

片刻之后,庞海明提着早餐进了病房,“兄弟,给你买了碗米粉,一根油条够了吗?”

“够了,够了。”

舒振东笑了,坐直了身子,扭了扭脖子,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劲,“胖子,我准备今天出院。”

说罢,接过早餐开吃。

“这么急?”

“废话,事情多着呢。再说了,你不是让我帮你的忙吗?”

舒振东一边嗦粉,一边咬一口油条,这感觉太他妈爽了。

半晌没等来庞海明的话,舒振东有些意外,喝了口热汤,看着庞海明,“胖子,怎么了,准备放手了?”

“一言难尽呀。”

庞海明长叹一声。

吃过早餐,输液很快就结束了,医生没有开多少药水,出院之前医生又让舒振东做了个脑部CT,检查结果表明一切正常。

办理出院之后,舒振东大步走出了医院。

“胖子,你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舒振东脚下一顿,摸出一颗烟递给庞海明,“我们要根据你说的情况来筹划捉奸方案。”

庞海明闻言一愣,“振东,你这是要来真的?”

“合着你在跟我说好玩呢。”

舒振东一愣,“你都被人戴绿帽子了,你就这么算了?”

“不算了又能怎么样,难道真的杀了那一对狗男女?”

庞海明长叹一声,“其实,我早就知道那奸夫的身份了,他是教育局长王珉,他可是常务副县长李东平的人啊。我也向县纪委反映过情况,但都没有什么卵用。”

“不是没用,是你没有搞到关键证据,尤其王珉还是李东平的亲信,没有有力的证据肯定不行啊。”

舒振东摇头叹息一声,“不管你是想文抓,还是武捉,搞到证据才是最重要的,只要证据在手,王珉还不是任你拿捏?”

“那什么证据才有力?”

庞海明咬了咬牙,狠狠地吸了口烟,眼神里透出一股狠劲。

对嘛,这才像个男人。

舒振东笑了,点点头,“这样,我让我同学帮你在羊城那边买一个针孔摄像机,然后放在卧室里不显眼的地方,对准你家的大床,把他们的苟且之事全程都拍录下来。”

“有了这样的录像在手,王珉还不是任由你拿捏。”

说到这里,舒振东的声音一顿,“对了,录像拍好之后多刻录几张光盘藏好。”

出乎意料的是庞海明并没有很兴奋,反而怔怔地看着舒振东,“振东,你变了,你变了!”

舒振东闻言一愣,心头一跳,目光凌厉如刀直刺过去,“胖子,你说什么?”

庞海明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如潮水般席卷而至,压迫得自己喘不过气来,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,“振东,我是说你的性格变了。”

看到庞海明这副模样,舒振东一愣,立即展颜一笑,走了两步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胖子,你说我哪里变了?”

“这样卑鄙的手段以前你是想不出来的。”

庞海明摇摇头,“这可不是你的作风。”

这样啊,舒振东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,脸上的笑容一敛,脸色一沉,“胖子,那是因为我这次受伤明白了一个道理,猛虎架不住群狼,功夫好用还不如脑子好使。”


“振东,谢谢了,等搞定了这事儿我请你吃饭!”

庞海明有些意动,看着舒振东,“对了,怎么不让护士帮你把这纱布给拆了,就这么包着脑袋多难看啊。”

“是我不让护士拆的,我这造型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好吧?”

“利用价值,这纱布还有什么利用价值?”

庞海明闻言一愣,愕然地抬起头看着舒振东。

“你傻呀,我就这样裹着这纱布往办公室走一圈,领导看了肯定要让我回家休息几天啊,要不然,岂不是显得领导太不体恤下属?”

舒振东笑了,“而且,这是个博取领导同情的好机会,必须得好好利用啊。”

“兄弟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?”

庞海明傻眼了,印象中这小子最好面子,性格倨傲,最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,从来都不喜欢动脑子,怎么被人砸了一板砖好像变得聪明很多了。

“被砸的!”

舒振东笑了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我说是被砸的聪明了,你信吗?”

“信,只要你说的我都信!”

庞海明嘿嘿一笑。

舒振东吸了口烟,目光锐利如刀直刺庞海明,“胖子,抓奸这事儿这事儿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啊,就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!”

庞海明只觉得这目光似乎能看透自己,在这目光下自己仿佛是一丝不挂地无所遁形,下意识地转过头,“放心吧,这可不是什么大喜事,我才不会傻乎乎地闹得人尽皆知,到处都在传我戴绿帽子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舒振东点点头,“我马上给同学打个电话。”

说罢,舒振东掏出手机,当着庞海明的面翻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,“老凌,我是舒振东,我这边想要一套针孔摄像设备……”

前世虽然升到了副省级的高位,但是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,以至于在竞争省长之位的时候,被人在背后狠刺了一刀。

上天给了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,这一世一定要弥补上一辈子的遗憾,一定不能只顾着自己一个人进步,也要团结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互相照应,一起进步嘛。

“行了,胖子,东西帮你预定了,一个星期之后就能到了。”

舒振东将烟头一扔,“对了,我现在就把他的手机号码给你。”

“好,振东,谢谢你。”

庞海明一脸激动地握着舒振东的手,“走,走,中午去喝两杯。”

“不喝了,没看到我脑袋还包着纱布呢。”

舒振东摇摇头,“行了,胖子,我先回单位去了,具体的事情你跟我朋友他谈。”

说罢,伸手拦出租车。

“振东,你就这么去单位,也不回家收拾一下?”

庞海明傻眼了。

“不用,越是狼狈越好,这样领导也能看出来我的思想极度端正,我的工作积极性特别高涨。”

舒振东哈哈一笑,向庞海明摆摆手。

安东县委大院。

县委大院位于县城西北部的一座小山上,几栋办公楼依山而建,县政府办就在其中一栋楼里办公。

舒振东刚走进县委大院,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尖笑,“哎呦,这不是县府办的笔杆子舒大秘书嘛,我的天啦,这是什么造型啊,很别致呀!”

舒振东眉头一皱,抬起头,就看见几个人迎面走来,林悦郝然就在其中。

说话的是县府办后勤保障科的安冉,舒振东眉头一皱,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这女人吧,怎么这女人说话这么难听呢?

“安冉,可别叫人家舒秘书,人家可不愿意做那伺候人的工作。”

一声冷笑响起,说话的是秘书科的黄灿,这家伙在科里很活跃,只可惜能力不够,让他写篇讲稿,错别字能有一堆。

听到安冉嘴里蹦出这句话,舒振东马上就明白了,林悦这家伙果然在背后中伤自己了,亏得他还有脸说自己的朋友!

“行了,你们就别冷嘲热讽了。”

林悦呵呵一笑,看着舒振东,“振东,你的伤怎么样了,怎么不回家去休息呢。我知道你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番,改变一下在领导心里的印象,但也不用挑这个时候啊,身体更要紧!”

“谢谢你的关心。”

舒振东笑了笑,摇摇头,“这不是医院那边床位紧张嘛,人家赶着我走呢。”

“那你也要回去收拾一下再来啊。”

林悦眉头一皱,吸了吸鼻子,“你这身上都一股酸味了,也不怕影响形象?”

这话就有点领导训话的味道了,舒振东笑了,有意思啊,林悦这家伙表明看起来在关心自己,事实上,他这是在别人面前揭自己的短,数落自己呢。

很好,老子正要找你算账呢。

“谢谢你的关心,我的形象也已经是这样了,没什么好在意的了。”

舒振东笑了笑,大步往办公楼走去。

看着舒振东挺拔的背影,林悦的眉头微微一皱,总感觉到舒振东似乎变了很多。

“行了,林悦,别拿你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啦。”

安冉咯咯娇笑起来,“我看他就是故意装作这副惨兮兮的模样,来博取领导的同情吧。”

“行了,安冉,人家已经够惨了。”

有人劝了安冉一句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林悦闻言心里一动,莫非舒振东真的是来找领导卖惨的,这不像是他的性格呀?


站在主任办公室门前,舒振东整理了一下包扎在脑袋上的纱布,不过,越整理越乱,甚至隐约看到了纱布上的血迹,看起来凄惨无比。

整理好了衣服,舒振东抬手敲响了办公室的房门,得到允许之后,舒振东左手推开房门,右手及时一抬,捂着脑袋上的纱布,脸上也适时地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,脑袋往下一耷拉,“主任,我出院了。”

“舒振东,你这就出院了?”

陈曦抬起头,看了一眼舒振东,眉头微微一皱,“听林悦说,你是昨天才醒过来的,怎么今天就出院了,医院这么不给我们县府办面子?”

舒振东闻言一愣,陈曦这个县府办主任并不是关心自己这个下属,他在意的是县府办的面子。

“主任,也不是医院不给面……”

舒振东说着话,突然停了下来吸了口气,右手一抬摸着脑门开始哼唧起来。

看到这一幕,陈曦一愣,眼神里就多了一丝怜悯,“舒振东,看样子你距离复原还差得远啊,怎么就出院了?”

“主任,对不起,是我给办公室丢脸了,我本来想住几天的。不过,护士说看望我的同事说这医药费要我自己负担,还说现在床位紧张,让我自己回家休养……”

听到陈曦这么说,舒振东慌忙放下手,抬起头看着陈曦,眼眶都湿润了,泪珠滚落,陈曦一呆,他没听清楚舒振东说了什么,但是,他看到那眼泪真的出来了!

看来这脾气古怪的孤儿,这一次总算是受到教训了。

本来这小子是办公室里文章写得很不错的人,算是个可造之材,就是脾气古怪了一些,好好加以雕琢,培养成办公室的笔杆子没有问题。

县政府办公室最大的问题是,人才有些青黄不接。

好不容易了发现了舒振东这小子是个苗子,谁知道这家伙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,要陪李县长去考察,上班居然姗姗来迟,他以为县府办除了他就没人了?

当然了,如果这小子能够幡然醒悟,也不是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。

不过,他已经给李县长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这是个问题啊。

一边思索着,陈曦抓起桌上的香烟。

舒振东立即点燃打火机,将火苗送到陈曦面前。

陈曦傻眼了,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舒振东,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眼力了,而且,胆子也大了不少啊。

看到陈曦这副模样,舒振东心里松了一口气,心道,这看来有戏啊,不行,还得再加点料,右手突然松开,“嗒”的一声,打火机掉在地上,右手连忙捂着脑袋,整个人就势蹲了下去,嘴里轻轻地哼了一声。

这一幕可吓坏了陈曦,“舒振东,你怎了,伤口疼吗,我马上安排车送你去医院!”

“不,不,不用了!”

舒振东紧皱眉头缓缓起身,“主任,也不是很严重,就是伤口偶尔会有些疼,医生说了这是正常的现象,我还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才能复原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一顿,“对不起,主任,我,我影响了单位的工作,我知道自己的表现不怎么好,也很惹人厌,以后我一定彻底改邪归正,请组织上处分我……”

说着,说着,舒振东就抽泣起来。

这会儿他涕泪横流,脑袋上包扎着伤口的纱布也松了,白色的纱布上染上了殷红的鲜血,整个人看起来要多可怜,就有多可怜。

哪怕是铁石心肠看了这一幕,也要为之动容啊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一个大男人流什么马尿嘛。”

陈曦叹了口气,伸手搀扶起舒振东,“舒振东,老实说你小子能力还是不错的,就是你那臭脾气不行。别以为天底下就你能,有能耐的人多了去,县府办不多你这个人才,也不缺你这个人才!”

“当然了,你现在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定位,这很不错,以后好好努力,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,主任,我明白了!”

舒振东用力点点头,包裹着伤口的纱布散落开了,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,陈曦看了心头一跳,更觉得这小子可怜。

身子一个趔趄,舒振东连忙抓起纱布裹起脑袋来,一边道歉,“主任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不要说了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陈曦叹了口气,“希望你这次能够得到教训,幡然醒悟。你还年轻,还有着大好的前途,只要改掉身上的臭毛病,你就还是个好同志。”

“是,是,我一定改掉身上的臭毛病,保证不让主任失望。”

舒振东点点头,右手捂着脑袋匆匆出了门。

“行了,你回去休息吧,下个星期也在家休息,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回来上班。”

陈曦点点头,“对了,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反省,想好以后该怎么做。”

“是,我回去以后有一定好好反省……”

舒振东唯唯诺诺的一再保证,才勉强算是过了这一关。

“对了,说你这次住院的费用要自付的是林悦吧?”

就在舒振东抓住门把手的瞬间,身后响起了陈曦低沉的声音。

“是的,主任。”

舒振东脚下一顿,回头看着陈曦,咬了咬嘴唇,“还有,主任,那天喊我去喝酒的就是他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一顿,“主任,我现在算是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算计我啊,亏得我还拿他当朋友!”

“以后多长点心眼吧。”

陈曦叹了口气。

“谢谢主任!”

舒振东感激地道谢一声,转身拉开门大步向外走去,不过,才迈出一步,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要一头栽倒,好在及时地抓住了门框,要不然真的要摔一个狗吃屎了。

看着这一幕,陈曦叹了口气。


奶奶的,总算是勉强过了一关。

出了办公楼,舒振东长舒了一口气,伤口处传来了一阵刺痛。

找了个角落坐下,舒振东整理了裹着伤口的纱布,点上一颗烟,脑海里细细地回忆了一番刚才跟县府办主任陈曦谈话的过程,愕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居然如此的清晰,几乎能够想起整个见面过程的任何一个细节!

哪怕是自己刚刚并没有注意到的,就好像自己进屋的那一瞬间,陈曦的左手捏着文件,右手拿着笔在写字。

发现这个细节,舒振东傻眼了,怎么搞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有个摄像机一样的?

从陈曦的表现来看,他现在应该是准备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了。

当然,如果自己接下来的表现不好了,他会毫不犹豫地一脚把自己踢到一边去,毕竟,如果自己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,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没有价值的下属,而去得罪常务副县长李东平。

如果自己证明了还有利用价值,那么,这第一关就算是过去了。

不过,这样仅仅是不会被陈曦抛弃罢了。

毕竟,自己写的稿子还是可以的,县长洛冬还是比较认可的。

县府办秘书科这边除了科长孙兴龙之外,没有人比自己写的更好了!

最关键的是,李东平跟洛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怎么好。

这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利用的地方。

只不过,洛冬也不会因为他不爽李东平,就会出手保自己。

除非自己能够为洛冬提供足够的利益。

大人物之间从来都是讲大局,讲利益,没人会做不能带来利益的事。

一颗烟抽完,舒振东起身往外走去,陈曦既然批了自己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,那自己要好好地利用这个时间了。

至少要为自己未来的发展制定一个大体的框架出来。

有了目标才会有实现目标的动力。

“舒振东,你的房租该交一交了吧?”

回到出租屋,舒振东刚掏出钥匙开门,房东来李四海了。

“过几天发工资了就给你,我一个县政府办公室的干部,难道还少你的房租嘛。”

舒振东摸出钱包看了一眼,里面只有一百零三块钱了,还不够一个月房租的。得,还有一个更迫切的任务,赚钱。

“我这房租已经很便宜的了,而且,还免了你的水电费,一个月才收你一百五十块钱,贵吗?”

李四海嘿嘿一笑,“我也不是催你,就是提醒你一下别忘了。”

“老李,你这房租也不便宜了,我一个月工资才七百块!”

舒振东笑了,摸出一颗烟递给李四海,“这段时间手头有些紧张,下个月再一起给你吧。”

“好,那就国庆节过了给我。”

李四海接过香烟走了。

房子是一居室的格局,客厅的墙角里摆着几个泡面箱子,舒振东走过去踢了一脚,声音有些空洞,这日子过得还真他妈惨啊,连泡面都没几包了!

仕途上的危机暂时解决了,至少县府办主任陈曦已经给自己悔过的机会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财务危机。

怎么赚钱呢?

这可是个很大的难题啊。

舒振东还没想出办法,就听见肚子叫了,早上就吃了一碗粉一根油条,这么来回折腾一番早已经消耗掉了。

尤其是跟陈曦的那一场谈话,更是劳力费神,不仅要观察陈曦的表情,动作,还要推测他心里的想法,然后顺着话题说下去,还要借着机会表示出自己痛改前非的决心。

泡了两包方便面吃了,舒振东感觉到有些累,进了卧室往床上一躺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舒振东洗了把脸,处理了一下伤口,找了个帽子带上匆匆出了门,自己还是伤员要保证一定的营养。

公交车停了下来,舒振东看到前面有家银行,心里一动,立即下了车,掏出银行在取款机上查了一下,卡里居然只有四千一百二十三块钱!

当然了,参加工作才一年多而已,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还有四千块存款已经很不错了。

取了五百块钱出来,舒振东转头看了一眼隔壁的福彩中心,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自己既然能够来到三十年前,那证明运气不错,不如买一张彩票试一试运气咯。

一念及此,舒振东转身走进了彩票店,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机正播放着国际新闻,戈尔在画面上讲话。

看到这个画面,舒振东的心头一阵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,“老板,今天是不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,星期二?”

“对呀,今天是九月十一日星期二,今晚上八点半开奖。”

老板看着舒振东笑道,“买一注嘛,试一试手气吧。”

“好,那你给我打一注彩票吧。”

舒振东深吸了一口气,缓慢而又郑重其事地报出七个数字。


而且,县委组织部里肯定也有人在配合他的工作,要不然,这谈话都没有就直接下调令了?

你他妈好歹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啊。

不过,孙金龙刚刚说自己主动申请去基层锻炼的,可自己申请的参加县委组织部这次干部下基层锻炼的活动,不是调到基层去!

可就是自己去找县委书记,组织部那边也可以一口咬定是自己主动要求下基层的。

妈的,被算计了!

一念及此,舒振东的心里就愤怒万分,然而,再愤怒又能怎么样呢?

“主任,我刚刚接到科长的电话了……”

拨通了陈曦的手机,舒振东详细地汇报了一遍,自然也提到了调令的事。

“振东,这件事情我也是刚知道,是组织部那边的人搞错了。不管是组织部的无心之过,还是有人故意为之,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啦。”

话筒里响起陈曦的叹息声,“县委一把手都已经签过字了,你觉得这件事情还有改变的可能吗?

“主任,难道我就这么被坑了?”

舒振东长叹一声,“土塔镇呀,那可事全县最穷的乡镇啊,我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调出来啊。”

“振东,你别着急,去了乡镇好好干,好好表现,等过一段时间办公室这边缺少人手了,我再跟县长汇报把你调出来。”

“主任,谢谢你。”

挂了电话,舒振东咬了咬牙,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,李东平呀,李东平,你狗日的做得太过份了,别怨老子心狠手辣。

火车抵达林州火车站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。

虽然在安东县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,舒振东却从来没来过市里,今天这趟车是从香江回来的,安东那小站不停,只停在林州这种地级市的车站。

“帅哥,来休息嘛。”

“老板,来吧,来我们店里休息,我们店里都是年轻漂亮的大学生。”

一出站,舒振东就被一群中年大妈包围了,看这架势舒振东就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杀出重围,招了一辆出租车落荒而逃。

选了一家市中心的酒店住下,舒振东洗了把脸,将电脑包一扔就出了门,肚子饿呢。

林州市区比安东县要热闹得多,也繁华得多。

这个点餐馆之类的地方已经关门了,不过,夜宵摊倒是有,舒振东点了三个菜,要了一瓶白酒一个人自酌自饮起来。

正吃得开心,就听见有人突然尖叫一声,“杀人啦,杀人啦。”

舒振东闻言一愣,迅速站起身,就看见一群人正在马路上打架,三四个混混提着刀在追砍一个穿着夹克衫的年轻人。

路过的行人见状纷纷避让,甚至于舒振东隔壁桌喝酒的人,也吓得站起身往边上靠,唯恐遭了池鱼之殃。

舒振东摇摇头,一屁股坐下,仰起脖子将瓶子里最后一点白酒灌进了肚子,点的三个菜也差不多吃光了,人已经进入微醺的状态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响起,舒振东一回头,就看见那被追砍的年轻人居然向着自己冲过来。

就在舒振东的注视下,年轻人直直地扑在桌子上,“噼里啪啦”声响起,碗筷纷纷跌落在年轻人白色的西服上,振东的衣服也遭殃了。

“让开!”

追过来的一个家伙挥舞着手里的开山刀,向舒振东吆喝一声,“给老子让开,要不然,老子砍死你。”


舒振东怒了,一脚踢在那家伙的膝盖上。

那家伙刚使出力气,正要砍那倒地的人,膝盖突然间被踹了一脚,剧痛攻心忍不住大叫一声,向前扑倒,手里的砍刀也飞向了舒振东。

舒振东飞快地探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一抖,一把抓住了开山刀,任由那家伙摔倒在地。

这时候,剩下的几个人则提着武器冲了过来。

舒振东提着开山刀迎了上去,眼看着一钢管砸过来,挥刀迎了上去,“叮”的一声,火花四溅中,同时一脚重重地踹了出去,一脚将对方踹翻在地,就在这时候,左侧呼啸声中,一道寒光一闪而至,舒振东大惊失色慌忙一扭腰,长刀擦身而过带出一缕鲜血。

受伤了,腰间的剧痛让舒振东心里的怒火更甚,右手一挥一刀斩下,带起一片血雨,惨叫声中挥刀扑了过去。

那被追杀的家伙慢慢地爬起来,看着舒振东提着刀反追杀那几个人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这小子也太他妈猛了吧?

“老板,结账。”

舒振东开山刀一扔,付了钱转身就跑,万一那些混混带着援兵再杀回来就麻烦了,可没力气再打一架了,这会儿身上被钢管砸的地方还疼呢。

“兄弟,谢谢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白西服瘸着腿追了上来。

“不用客气,这些人也太不讲究了,这么多人打你一个人还动刀子,路不平有人铲嘛。”

舒振东笑了笑,接过白西服递过来的香烟,就着路灯看了一眼,哦豁,中华呢。

“是呀,现在这年月哪还有人讲什么江湖道义啊。”

白西服摸出打火机帮舒振东点燃香烟,“兄弟,我叫白天。”

“我叫舒振东。”

舒振东跟白天握了握手,“我们快走,免得那些混混又找过来。”

“不用怕,一会儿我朋友就过来接我了,他是警察。”

白天呵呵一笑,“舒振东,你家在哪里?”

“我呀,我在安东县下面的一个穷乡僻壤里当镇干部呢。”

吸了口烟,舒振东自嘲起来,“对了,白天,你是干什么的,怎么会被人追着砍呢?”

“我在一家酒吧泡妞呢,跟一个家伙发生了冲突……”

白天简明扼要地说了几句,就在这时候,汽车的轰鸣声响起,一台红色的跑车风驰电掣般地冲了过来。

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,一个女孩下了车,扬声大叫,“白天,白天!”

白天大喜,慌忙将手里的烟头一扔,兴奋地扬了扬手,“表妹,这里,我在这里。”

片刻之后,红色跑车飞驰而至。

车上下来一个女警察,长得很漂亮,留着齐耳短发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白天,笑了,“还好,没有缺胳膊少腿,要不然的话,我妈要被外公骂死了。”

“李嫣然,你说什么呢,你这是巴不得我被人砍死呢。”

白天哼了一声,“不过,要不是我这兄弟今天路见不平,你表哥我真的要被那群流氓砍死了。你们林州的治安真的差呀,也不知道你们警察干什么吃的。”

“得了吧,好像白沙的治安很好一样,各个地区的帮派在白沙城里抢地盘哪年不打死几个人?”

女警小嘴一撅起,目光落在舒振东身上,微笑着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李嫣然,市公安局宣传科的。”

“你好,我叫舒振东,安东县土塔镇的镇干部”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表哥,要不然的话,他肯定会被那帮人砍死了。”

“不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舒振东微笑着跟李嫣然握了握手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