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现代都市 > 完整作品阅读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

完整作品阅读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

茵栀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完整版小说推荐《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》,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,主人公分别是宁禾贺绍川,是网络作者“茵栀”精心力创的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她穿书了,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配。炮灰就是炮灰,一出场就搅和男女主的婚事。开局就是婚后三年,炮灰原配为了嫁给凤凰妈宝男,吵闹着要跟男主离婚,抛夫弃子,离家出走。她一个劲吐槽原身,炮灰女配真是不懂享福,从今天起,这福气她替原身享了!摆脱短寿命运,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她可不会浪费大好时光。她决定要努力搞事业!承包大院食堂,开设服装厂,勇当上了女老板。最后,她事业蒸蒸日上,订单接到手软,数钱数到抽筋。追求她的男人,排成了长龙,就连那当上首长的前夫都来求她复合。...

主角:宁禾贺绍川   更新:2024-06-11 23:1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宁禾贺绍川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完整作品阅读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》,由网络作家“茵栀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完整版小说推荐《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》,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,主人公分别是宁禾贺绍川,是网络作者“茵栀”精心力创的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她穿书了,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同姓的炮灰原配。炮灰就是炮灰,一出场就搅和男女主的婚事。开局就是婚后三年,炮灰原配为了嫁给凤凰妈宝男,吵闹着要跟男主离婚,抛夫弃子,离家出走。她一个劲吐槽原身,炮灰女配真是不懂享福,从今天起,这福气她替原身享了!摆脱短寿命运,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,她可不会浪费大好时光。她决定要努力搞事业!承包大院食堂,开设服装厂,勇当上了女老板。最后,她事业蒸蒸日上,订单接到手软,数钱数到抽筋。追求她的男人,排成了长龙,就连那当上首长的前夫都来求她复合。...

《完整作品阅读与首长复婚,我养崽随军都可行》精彩片段


宁禾不想纠结于贺绍川到底行不行这个问题上。

她是女人,她也要面子的好不好。

一直被拒绝,是会打击到她的积极性的。

宁禾实在不想再跟他说一个字!她负气转身就走。

贺绍川看出宁禾生气了,但不知道她在气什么。

他与宁禾结婚三年多来,她似乎一直在生气。

每次她见到自己,都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今天好不容易从宁禾脸上看到了好脸色,但好像被他给搞砸了?

直到谦霖洗完澡从厨房出来,贺绍川才回过神,速度极快地拧干衣服,将衣服一件件晾晒好。

晾晒衣服的时候,他的目光不经意瞥见宁禾刚才晒上去的贴身衣物上。

那条还没他手掌大的小裤,挂在晾衣架上,夏天的晚风吹过,吹得小裤飘飘荡荡。

贺绍川闭眼偏过头,快步进了屋子。

谦霖先回了屋,他还记得爸爸说要考他问题。

见贺绍川进来,谦霖就问贺绍川要考他什么问题。

贺绍川跟着谦霖进了房间,便问谦霖:“这些书都是你妈妈给你买的?”

谦霖点了点头:“对,都是妈妈给我买的!”

贺绍川的目光又落在桌上的几本书上。

有什么安徒生童话、十万个为什么、故事大王、格林童话。

贺绍川不由地蹙起了眉,宁禾初中没毕业,而且他记得听她爹说过,是她主动要退学不念的,理由是她不会读书,更不喜欢读书。

试问一个不喜欢读书的人,怎么会心血来潮,给谦霖买书了?

自己都不喜欢读书,会愿意陪谦霖一起看书?

可没等贺绍川细想,宁禾的房间里传出了一道细微的哭声。

谦霖猛地从椅子上起来,朝贺绍川说:“爸爸,是妈妈的声音!”

贺绍川也听见了,一大一小的身影很快走到了宁禾的房门口。

她没有关房门,而是留了一条缝隙。

声音就是透过缝隙传出来的。

贺绍川不知道宁禾这是怎么了,明明刚才她还好好的。

“宁禾,你还好吗?”

宁禾呜呜咽咽的声音更加大了,不好,她一点儿都不好。

她捂着脸,含糊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出去:“不好!贺绍川你进来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贺绍川不知道宁禾要跟他说什么,但还是垂眸对谦霖说:“你先回房间看书,我进去跟你妈妈说下话。”

谦霖乖巧地点了点头,他交代贺绍川:“爸爸要哄好妈妈,不要让妈妈再哭了。”

这话倒是把贺绍川给问住了。

他细想了下,打从宁禾来大院以来,她从未哭过,这还是头一回见她哭。

说真的,贺绍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见谦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后,贺绍川推开了宁禾的房门。

进去后,将房门关上。

宁禾坐在床上,双腿曲起,手臂交叠地靠着膝盖,她将自己的头埋在臂弯里。

哭声依旧继续,她哭的时候,瘦弱的肩头一颤一颤的。

看上去是真的受了委屈。

贺绍川从桌上拿过干净的帕子,递到宁禾面前,嗓音不经意软了几分。

“擦擦,别哭了,有什么话好好说。”

宁禾没接,她抬起头,露出了满是泪痕的小脸,那裹着泪水的眸子里流露出了倔强。

“贺绍川,我只问你一句话,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?!”

这话倒是把贺绍川给问懵了。

什么叫他想不想过?他如果不想过的话,早上就不会开口挽留宁禾了。

贺绍川以为,自己白天已经将话说的够清楚了。

“早上是你说不离的,你现在这么问,是要改变主意?”

贺绍川撂起眼皮,他直视着宁禾,男人侧脸线条流畅利落,透着一股淡漠的疏离感。

他在等着宁禾的回答。

贺绍川也在这一刻,似乎弄明白了宁禾今天的反常。

也许宁禾是做了一天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后,觉得自己依旧不喜欢这里,不想留下,甚至还想要去找那个男人。

贺绍川静静等着,决定权不在他手上,对于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女人,不管他怎么做,都抓不住。

“改变什么主意啊?我想跟你好好过,但你总是拒绝我,贺绍川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妻子?!”

“你当然是我的妻子!”贺绍川没有犹豫脱口而出。

宁禾唇角微微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她又继续逼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搬回来睡?”

贺绍川没想到宁禾是因为这个哭的。

“你是因为这个才哭的?”贺绍川困惑地问。

宁禾没好气地哼一声:“贺绍川,你要不要出去问问,哪家夫妻分房睡的?还是说你嫌弃我了?”

贺绍川不知道宁禾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。

他的脸色有些严肃,语气都跟着沉了几分:“宁禾,我没有嫌弃你,我只是怕你因为这一时兴起而后悔。”

“后悔?我有什么可后悔的?反倒是你,如果你不搬回来,我就跟你离婚!错过了我,到时候有你后悔的!”

“不仅如此,我还要对外宣称是你不行,嫌弃我了!”

贺绍川被宁禾这一番歪理听的蹙起了眉。

“宁禾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宁禾从床上下来,她伸手指向床面,语气哀怨:“你好好瞧瞧,我都把被单床单全给换新的了,你不搬回来睡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被宁禾这么一提醒,贺绍川这才注意到,被单床单确实换了。

换的还是他们结婚时,老丈人家送来的陪嫁,一套大红喜字的被单与床单。

这套大红喜字的被单,一下子又将贺绍川的思绪拉回到了他与宁禾的新婚之夜。

过去这么多年,贺绍川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情景,他只记得那次他们两人的感受都不是很愉快。

甚至那晚过后,宁禾就与他分房睡。

贺绍川一直以为,是新婚之夜带给宁禾的感受不好,导致她产生了阴影,从而对自己流露出了厌恶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贺绍川对他们夫妻之间分房睡的模式也习以为常了。

他甚至荒唐地想,只要宁禾不离婚,怎么样都行,分房睡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可今天,宁禾却对他说,如果不睡在一起,她就离婚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