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现代都市 > 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品推介

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品推介

夏声声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》内容精彩,“夏声声”写作功底很厉害,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,陆朝朝陆远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,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,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》内容概括:害。难怪三个儿子的满月酒,周岁酒都不曾大办,只怕是外头那个女人不乐意!陆远泽又在院中略坐了坐,便说还有政务不曾解决,回了书房。深夜。“夫人,侯爷出门了。”登枝早已留意着前院,听得禀报,许氏微红了双眼。她在窗前坐了许久,身上凉,心里也凉。“今儿满月酒,他一日未归,定要回去哄哄心上人吧?”许氏轻轻晃着摇篮,......

主角:陆朝朝陆远泽   更新:2024-04-03 11:2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品推介》,由网络作家“夏声声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》内容精彩,“夏声声”写作功底很厉害,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,陆朝朝陆远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,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,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》内容概括:害。难怪三个儿子的满月酒,周岁酒都不曾大办,只怕是外头那个女人不乐意!陆远泽又在院中略坐了坐,便说还有政务不曾解决,回了书房。深夜。“夫人,侯爷出门了。”登枝早已留意着前院,听得禀报,许氏微红了双眼。她在窗前坐了许久,身上凉,心里也凉。“今儿满月酒,他一日未归,定要回去哄哄心上人吧?”许氏轻轻晃着摇篮,......

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品推介》精彩片段


陆远泽愣了一下,慌忙带众人起身去迎。

小太子今年六岁,生的聪慧异常,在朝野颇为让人信服。自他出生起,陛下便亲自教导,从不假手于人。

陛下对他的期待,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来。

谢承玺。

“殿下怎么来了?”长公主时常入宫,自然与太子亲近。

太子素来不闻窗外事,两耳只闻治国策,怎会突然来陆家?

太子年纪虽小,但通身气度却压得在场众人不敢直视。

他摆了摆手,陆远泽便退到他身后。

“姑姑来参加满月宴,承玺正好出宫,顺路来看看。”太子淡淡道,眼神落在襁褓上。

陆远泽眼底有些火热,自先皇走后,忠勇侯府那点从龙之功的恩宠就用尽了。

陛下对陆家不冷不热。

若是能搭上太子……

许氏上前对太子行了一礼,太子微微颔首:“许夫人快起来吧,本宫恰好经过陆家,瞧见办满月宴,来讨几分喜气。”

“快将朝朝抱过来。”许氏朝着登枝点头。

小朝朝眨巴眨巴眸子,一抬眼,便瞧见个精致的小哥哥,正一脸认真的看向她。

小哥哥生的极其好看,但小小年纪一副严肃的模样,也让人不敢招惹。

太子看了两眼,便要移开眸子。

突的……

耳边听见一道叽叽喳喳的婴儿声【呀,是太子啊!】

【出生天象异变,生来早慧的小太子呀……只可惜,命不好,啧啧……全都是为他人做嫁衣】小家伙嘀咕两声,便打了个哈欠。

太子???

他瞪着圆溜溜的眸子,少有的多了几分迷茫。

他听见了什么?听见婴儿的心声了?

你倒是说完啊?啧啧什么?本宫怎么了?!

太子直溜溜的看向小婴儿,小家伙却打着哈欠双眼犯迷糊,直接睡了过去。

他好想好想……上去抱着她肩膀摇啊摇。

你倒是醒醒啊,把话说完啊!

“小小姐大概是困了。”登枝笑了笑。

太子眉头微皱,又想起今日的异样,伸手解下腰间的玉佩放进襁褓之中:“今日恰好经过,未曾带贺礼,便将此物送给小朝朝做满月贺礼吧。”

陆远泽大惊,他连太子的大腿都没抱上,陆朝朝竟然得到太子青睐了!

同时心中也有一抹不喜。

这天大的运气,该是景瑶的。

“代小女谢过殿下。”许氏行了一礼,心中也踏实几分。

有太子的看重,至少,她们不敢再对朝朝下手。

太子并未多待,陆远泽想要的巴结也没巴结上,只亲自将太子殿下送出了门。

陆朝朝的满月宴办的极为盛大,许氏还施粥三日,为她祈福。

夜里,宾客散尽,陆远泽压住眉宇间的焦急。

“朝朝才满月,你办的这般盛大,这般招摇,当心折了她的福气。”陆远泽眉间有淡淡的烦闷。

许氏脸色一垮。

“侯爷此话怎讲?”

“朝朝乃忠勇侯府唯一的嫡女,是我许家唯一的外孙女。堂堂正正的嫡女,又不是那等肮脏的私生子。风风光光办场满月酒怎么了?”许氏眉眼微垂,一番话说得陆远泽身侧的拳头都握了起来。

肮脏的私生子。

字字都踩在他的心头。

许氏知道自己不该刺激他,可她就是忍不住,想要恶心恶心他。

陆远泽只得按捺住火气。

今日请的皆是京中清流,平日里对他不假辞色的老大臣,今日对他都多了几分好脸色。

陆远泽眉眼跳了跳。

“芸娘,我不是怨你。只是怕侯府太过招摇,引得陛下不悦。”陆远泽瞧见今日的满月宴,便不由想起同样满月的陆景瑶。

同样是他的女儿,同样是满月宴,陆朝朝风风光光,盛大又奢靡。

而陆景瑶,却躲在小宅子里,连满月宴都不敢办。

委屈他的女儿了。

“前面三个哥哥都是简办,只朝朝大办,不过是一场满月酒罢了。”许氏笑笑没再说话,只心里恨得厉害。

难怪三个儿子的满月酒,周岁酒都不曾大办,只怕是外头那个女人不乐意!

陆远泽又在院中略坐了坐,便说还有政务不曾解决,回了书房。

深夜。

“夫人,侯爷出门了。”登枝早已留意着前院,听得禀报,许氏微红了双眼。

她在窗前坐了许久,身上凉,心里也凉。

“今儿满月酒,他一日未归,定要回去哄哄心上人吧?”许氏轻轻晃着摇篮,心中一片荒凉。

她好想问一问,你当初,可曾真的心悦我?

成婚十几年,外人眼中的恩爱夫妻,没想到,全是假的。

“夫人,侯爷,或许有要事呢。”登枝艰难的劝道。

许氏轻笑一声。

登枝担忧的看着她。

许氏摆了摆手,正要歇息,便听得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。

“怎么回事?大半夜的吵吵闹闹?”登枝出门训斥。

“夫人,出事了!”内门的小丫头踉踉跄跄的冲进院门。

“出了什么事?慌慌张张,当心冲撞了小小姐!”

小丫头面色惊惧:“许家出事了。”

“方才禁军统领带着人,将许家包围起来,说是许家包藏祸心,府中藏有谋逆之物。此刻将许家严加看管,所有人不得进出!”

此话一出,满室皆惊。

许氏身形微晃,终于来了……

女儿所言,成了真。

她既觉得悲凉,又觉得后怕。


许氏愣着回不过神来。

觉夏笑着道:“夫人,咱家小少爷懂事了呢,老爷知晓一定开心。”

夫人和老爷情深似海,要说唯一的缺憾,便是三个孩子不成器。

许氏嘴角带出一丝苦涩。

映雪瞪了觉夏一眼,夫人枯坐一天,都没等来老爷,夫人心里正难受呢。

正要说什么呢,便听得门外回禀。

“夫人,登枝姑娘回来了。”

许氏坐直了身子。

登枝面色阴沉的难看:“你们出去守着门外。”两个二等丫鬟便退了出去。

大门一关,许氏面色也落了几分。

登枝哐当一声跪在地上。

眼眶通红,浑身都在颤抖,近乎咬牙切齿道:“夫人料事如神,那青雨巷中……”登枝红着眼睛,她瞧见那一幕,几乎当场疯魔。

“奴婢去时,老爷正好扶着一个裹得严实的女人上马车。怀中还抱着个刚出生的婴儿。”

登枝都快哭出来了。

【哎呀,看来我没被掐死,两个婆子被抓,他们怕出意外,转移阵地啦……】

这句话,她倒是听真切了。

许氏深深的吸了口气,强忍着心头的震撼。

“你可看清楚了?当真是……侯爷?”她几乎咬着牙,一张脸苍白如纸。

登枝擦了擦泪:“奴婢听她喊陆郎。”

“奴婢装作租赁房屋的模样,听隔壁住户说,他们已经在此处住了多年。一直以夫妻相称。两人……”登枝抹了把泪。

“两人极其恩爱,陆侯爷担心她受委屈,还亲自买了礼物去各家登门,拜托大家多照顾她。”各家都对他们印象极好。

许氏的心口仿佛被生生剜开。

“夫人……”登枝忍不住看向夫人,她都如遭雷劈,更何况夫人呢?

【漂亮娘亲咱不哭,不为渣男掉眼泪啊,好心疼娘亲……】小家伙吧唧吧唧嘴,这么美的娘,渣男是瞎眼了啊。

“那个姑娘,姓什么?”良久,许氏才幽幽问道。

语气,都含着几分绝望。

“奴婢只听说姓裴,素日里侯爷唤她姣姣,兴许是她小名儿。”

许氏眼中最后一丝希望,也轰然倒塌。

姣姣?

前些年中秋,家中团聚多喝了一句,夜里陆远泽梦中便喊了一声姣姣。

许氏只觉嘴里一阵腥甜,她多年的恩爱,多年的信任,轰然倒塌。

许氏靠在床头,眼泪大滴大滴落下。

还来不及感怀,便听得那道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又道。

【娘亲,你快别哭了。你娘家那颗歪脖子树下,藏了当今圣上的八字……】

陆淼淼只恨自己不会说话,许家被搜家,歪脖子树下查出大逆不道之物,大舅舅一人顶罪,被斩首示众。

这也是许家落魄的开始。

许氏听得那句八字,心口一阵阵发麻。

当年陆远泽求娶许氏,家中父兄不同意,她强硬要嫁,才成了这门亲事。

这些年,因为陆远泽不喜,她便有意疏远娘家。

深怕惹了陆远泽不悦。

可她,并不愿娘家出事啊!

她瞬间坐直身子,想要多听两句,可半响小家伙也没吱声。

当今圣上,最厌恶巫蛊之术,若从许家搜查出来……

许氏来不及细想。

招手让登枝上前,在登枝耳边细语。

“就说我月子里,想吃娘亲手做的参汤。你偷偷去挖出来,不要被任何人瞧见。”许氏说完,眼中闪过一抹挣扎。

“不,你等等。”许氏挣扎着从床上起身。

十月的天,她一身已经被冷汗浸湿。

她从最高的柜子里取出一张佛经,佛经是她亲自所抄,原本,是给婆母贺寿所用。

此刻,她咬破手指,忍痛在上面不断的写着什么。

待字迹晾干:“将树下的东西取出来,将这血书放进去。不要被任何人发现端倪,那东西取出来立马回府!”

许氏面色凝重,登枝也不敢马虎,当即匆匆出了门。

这一夜,许氏彻夜难眠。

直到第二日清晨。

陆侯爷才满面疲惫,匆匆回府。

“芸娘,都怨我,昨夜朝中有要事,忙的彻夜未眠,未能及时赶回,委屈芸娘了。”陆远泽一进门便请罪,这样的事,何其熟悉。

曾经,他每次这般认错,许氏都会极其贴心的安慰他,政务要紧。

可现在……

她仔细看着陆远泽,陆远泽今年三十有四,可依旧身形俊俏,比当年的模样还多了几分儒雅,更添气质。

他眼中的愧疚和神情,似乎快要将她淹没。

【我这便宜渣爹,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。难怪哄得人家等他十几年。】陆淼淼不由吐槽。

“这便是咱们的小女儿吧?哎呀,快来爹爹抱抱,这可是咱家唯……”陆远泽顿了顿。

许氏眼中泛冷,唯一的女儿?

“是啊,是咱陆家唯一的女儿。”许氏微敛着眉道。

“这眉眼像你,嘴巴像我。”陆远泽眼里闪过一道不悦。

但不得不说,这孩子长得确实好。

“前面三个你都没抱过,这个你倒是肯抱了。”许氏轻笑着道。

“儿子可不能惯着,女儿不一样嘛。”陆远泽入官场十几年,同僚已经是大腹便便的胖子,他依旧身形瘦削,带着几分儒雅,又有着上位者的气势。

在京城,喜欢他的女子,一向很多。

所有人都赞他洁身自好,在京中颇有名声。

【漂亮娘亲,他又骗你。他对哥哥们……】她嘀嘀咕咕,许氏一句都没听懂。

涉及到三个儿子,她心里瞬间提了起来。

他对儿子做了什么?

她不由头皮发麻。

许氏的脑子,一下子清醒了。

她只以为,陆远泽是变了心,难道,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吗?

素来心细的陆远泽也并未发现她的异样,这么多年的欺骗,他已经不需要另外再想理由。

只随口一句胡说,她就信极了。

“孩子的名字可起好了?”许氏看着他。

陆远泽怔了怔。

愣神的功夫,便听得陆远泽身后的小厮道:“老爷可关心夫人这一胎呢,孩子还未出生,就在书房彻夜想名儿了。”

“老爷可是把诗经翻了个遍。”

“多嘴!”陆远泽面色一沉,猛地呵斥出声。

小厮一抬眸,便见老爷面色极其阴沉,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。小厮心里直犯嘀咕,明明老爷翻名字都翻了三天啊?

陆远泽见吓着许氏,摇了摇头道:“本想给你个惊喜,却让这蠢货捅出来了。”

小说《穿书被读心,炮灰家族因我改命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