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点阅读书 > 女频言情 > 重生八零我靠签到当白富美

重生八零我靠签到当白富美

倪儿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江小花猝不及防的穿越到1987年,穿成了一个山野大胖丫。原主跟她同名,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红人,好吃懒做,膀大腰圆,又丑又肥,足足二百斤有余,二十五六了还嫁不出去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穿越之后的江小花还绑定了一个坑人的系统,系统交给她的任务越来越奇怪,居然让她找到有缘人,进行亲密接触?被继母虐待,被弟弟拖累,被妹妹欺负,这日子还有法过?

主角:江小花,郝泽军   更新:2022-07-15 23:0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小花,郝泽军的女频言情小说《重生八零我靠签到当白富美》,由网络作家“倪儿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江小花猝不及防的穿越到1987年,穿成了一个山野大胖丫。原主跟她同名,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红人,好吃懒做,膀大腰圆,又丑又肥,足足二百斤有余,二十五六了还嫁不出去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穿越之后的江小花还绑定了一个坑人的系统,系统交给她的任务越来越奇怪,居然让她找到有缘人,进行亲密接触?被继母虐待,被弟弟拖累,被妹妹欺负,这日子还有法过?

《重生八零我靠签到当白富美》精彩片段

【叮!今日签到任务已派发:请您找到有缘人,并进行触碰。】

“…”

江小花坐着又开始撒起了癔症,这一天天的任务越来越奇怪,难不成以后让她睡男人她也要去吗?

不过谁让这系统是金主,她还能怎么办,只好照做。

正惆怅着,她弟江小草大饼一样的脸上写满了憋屈,“姐,俺饿的不行了!”

也不知道他姐到底咋了,从几天前开始就一直发了疯似的说什么要带自己魔鬼式减肥,吃饭一点不沾油水,还要跟着跳什么奇怪的操。

真是奇怪,太奇怪了!

江小花拧了拧眉心,看了眼这个不过十岁却已经一百五六十斤的弟弟,默默的摇了摇头,“乖,你中午已经吃过涮菜了,不能再吃了,待会跟我跳操去。”

这孩子要是再胖下去,连健康都是个问题。

三天前,她醒来后莫名发现自己穿越到了1987年,一个山野大胖丫,江小花的身上。

这个大胖丫可不得了,村里出了名的大红人,好吃懒做,膀大腰圆屁股肥,足足二百斤有余,二十五六了也没人愿意要。

“江小花,江小草,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摊上你们这俩死猪!?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嘴,老娘可才出去一会你们就把这个月最后这点肉给吃干净了!?”张大娘端着个称肉剩的空碗气势汹汹的踹门而入。

女人骂骂咧咧的话刚说完,江小花气的闭了闭眼,冷声问道: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吃了?”

真是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身上扣,她也是醉了。

“家里就你俩这好吃懒做的,不是你们还能是谁!?”张大娘越说越激动,直接撸起袖子就拿起扫帚上手了,“肥头大耳的畜生,看老娘今不打死你们!”

“俺没有!”江小草可委屈死了,啥也没吃着,还硬要被冤枉,吓得嚎啕大哭,在屋里跑着打起来圈,肥墩墩的身躯满是颤颤。

“行了!”

江小花从炕上蹦起来,地都震了震,“你要是说我们偷吃,就拿出来证据,要是没有,就最好闭嘴。”

张大娘咬牙切齿:“好你个贱丫头,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还学会叫板了?”

语罢便有一扫帚直直的朝天灵盖上打过来,没曾想江小花肥硕的身躯居然一个灵巧的避开,直接死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“你,可别往我身上扣烂帽子,指不定是你那好闺女干的事。”

张大娘看着眼前眼神凌厉的女人,一时间哑然:“你...你!”

这还是那个好吃懒做的窝囊废吗!?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二人僵持之际,江甜甜打破了沉寂,在门口急的直跺脚,“娘!娘!你咋还在这嘞,赵媒婆已经在门口等着了!”

张大娘一听,瞬间松了手上的扫帚,又是神色紧张的抄抄身上的土,又是扒着窗户往外瞅瞅。

今天,可是江甜甜相亲的日子。

江小花翻了个白眼,就听见对方又劈头盖脸的骂过来了,“我告诉你俩,给我在屋里藏好了,别叫人家看见丢了俺甜的脸。”

“你放心,我才不会去...”结果她的话还没说完,江甜甜居然一反常态的凑上前来,笑眯眯道:“姐,你得跟我一起去啊。”

江小花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,“我不。”

“就是,你叫她这肥猪出去干啥,丢死个人了!”

兀的,江甜甜朝她娘使了个眼色,赶紧让她闭嘴,“姐毕竟是咱家人,这么重要的时候得让姐也看着呀。”

张大娘幡然醒悟似的,忙道:“啊没错没错!今儿你给你妹看好了,晚上咱炖鸡子吃!”

这一唱一和的不就是想拿自己作陪衬?

江小花本来不想出去,可一想起那系统给自己的任务,心想没准能碰上有缘人,这才点了点头。

江甜甜便瞬间兴高采烈地挽着她的手出门了。

赵媒婆是村里有名的媒婆,而此刻她的手里就正拎着莫名失踪的那几斤肉,旁边还杵着个快有两米的高个子男人,精壮,不娘气,但长得属实是有点凶。

“呦,甜,瞧你还这么客气,送我这么多肉干啥你说。”

赵媒婆简直就把她这两百多斤当空气,笑着给俩人撮合起来,“我给你说啊甜,俺们大军现在可是厂子里的红人儿,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三级工的,他可是村里头一个!”

江甜甜羞红了脸,这男人可是她往媒婆家塞了好多东西才求到的,小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反倒是那男人黑着个脸,屁也不放。

咋回事?没看上?

江小花诧异,眼偷偷地朝男人一瞧,发现对方正好巧不巧的盯着自己看,吓得她忙收回了眼神。

可心里不禁起了嘀咕,难不成...这有缘人是他?

郝泽军看向自己眼前这个大胖丫头,又回想起她刚刚在屋里头那硬气十足的语气,心底不由划过一抹异样。

赵媒婆见男人死死盯着对面,还以为有戏,笑道:“成,那你俩聊吧,我就不耽误你们聊了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郝泽军语气淡淡,说完旋即就要走。